天道传——人海中 我见到了你的微笑(七) - 魔域私服发布网
网站地图SITEMAP

魔域私服 新开长久稳定的魔域SF运行商,永久免费开放私服魔域电信网通双线服务器!

天道传——人海中 我见到了你的微笑(七)

  • 发布: 佚名
  • 官网: nmoyu.com
  • 日期: 2018-5-25
一声长叹,战天缓缓地睁开双眼。就在这一瞬间,战天感觉到脑中一疼,随后传来许多不明又像似早就存在的记忆。
这让刚恢复意识的战天一惊,睁开的眼睛又闭了起来,细细感知这些莫名的记忆。脸上的神色则是变化不定,似笑非笑,似哭非哭,像是遇到了什么古怪离奇的事情一样。
守在战天身前的是四个年约十八的清秀女子,虽非国色天香,但也是人间难得一见极品。
此时的四女失去少女应该有的天真快乐,一个个哭丧着脸。听到战天的长叹声,四女都是一脸的不敢相信,其中一女看着战天,弱弱地道:“环姐,是不是我等听错了,婢子刚才好像听到太子的叹息声!”
“我们也听到了!”其他两人怕是这叫环姐的人不相信,也弱弱地随了一句。
“我也听到了!”环姐扬手让她们噤声,朝战天仔细看了看。看清了他脸上奇怪的神色,神情一喜,随后冷声道:“传令下去,小心守护太子,我立刻去禀报陛下。听好了,太子若有异样,你们都不许乱动,等陛下和金先生前来自有定夺,违者杀!”
别看小环年纪轻轻,话从她嘴中说出,却有着股莫名的杀气,其她三女粉脸一沉,俏声应是,随后传令下去,瞬间,这周围的守护又是多了好几层。
小环紧步出门,回首看到门上的“东宫”,心里没来由地一紧,脚步又加快了几分。
战天在整理脑袋中奇怪的记忆,看似多,却也不过是几个呼吸之间的事情。待战天睁开眼睛时,他已经对事情了解得差不多。
战天原是一所三流大学的学生,在同室舍友的盛情邀请下,战天也开始了魔域之旅。魔域是一款大型的PK游戏,不过对战天来说,却是相当的陌生,虽然室友们都愿教他,但战天总觉得这样岂不是低他们一辈。
要知道,这在游戏中,可就是徒弟辈了。平空矮一辈,这岂不是未打先输?不愿认输的战天不仅谢绝了室友友们的好意,还和他们打赌,半年后战力上千,而且是在不花一分钱的情况下。对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室友,其他人也只有应下。
谁知才玩了一月,战天就遇到了难题——飞升,这是游戏中玩高战的必须前题。战天在官网上看了些资料,合了一只奇迹之龙。本以为飞升是小事,没想到连飞七天,竟是一次也没有过。
这让战天名声在外,也让他傲气顿生,此后飞升不再邀请别人帮忙。其实这也怪不得战天,他只看到奇迹这宠物不错,但不知道还有其他的,比如说装备、开三宠……这些他都不知。每次都是几件白板装备,加一只奇迹。
俗话说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,没有准备好,就算有奇迹发生,也不会落在他头上。最后一次,战天清楚地记得,好不容易开了三宠,借了一套装备飞升,没想到最后关头,却是电脑让雷劈了。
醒来之后,便是来到这所谓的狂风大陆,并且成了这大陆中两大帝国之一的水月帝国的太子。
战天试着下床,床前的三女想要出言阻拦,但又想到小环临走时说的话,三人顿时又不敢乱动。若再发生什么事,绝对是掉脑袋的事,要知道整个水月帝国,陛下只有一子,眼前之人若有闪失,绝对能引来天地之怒。
战天缓缓走向门口,脑中却还在想方才记忆中的事。
狂风大陆,只有两大帝国,水月帝国和炎雪帝国。更重要的是两大帝国相处千年,竟是无一战事,这让战天大为奇怪。不过想到天云门,战天不禁失笑,这大陆没有战争,最主要的原因就在这天云门。
因为两大帝国的将官可以说全是天云门门下弟子,两大国君都还是同门师兄弟。只要天云门不偏不倚,就没有谁敢发动战争。
战天伸手推开门,守护在外的护卫神色一紧,一阵刀出鞘声。战天挥挥手,慢声道:“都退下去吧!”
初时,战天还怕这些人不听自己的话,待众护卫都依言退开时,战天依旧不相信地眨眨眼睛,想要看清是真是假一样。不过,他这一眨眼,异样出现了,战天觉得眼睛一阵异痒,随后再看时,发现从护卫头顶上都出现只有在游戏中才能看到情景——级别。
“这是怎么回事?难道我玩游戏玩多了,现在是在做梦?”
有了此念的战天不由地伸手按住额头,这时脑中又浮出一些奇怪的记忆,暴雷术、鹰眼术、风珠和隐身术。战天一呆,“这不是游戏中的技能吗,怎么我也会这个,那我到底是不是在做梦?”
此时的战天,已经不如初醒时的自信,反而怀疑是在做梦,而不是穿越。踏出门口的脚又收了回来,转身对身后战战兢兢三女道:“你们都下去,我……本太子想休息一下,不想被任何人打扰!”
“是!太子!”
三女暗中长吐了一口气,三人出了房间,却是不敢离去,只是守在门口。

确信没有人敢偷看后,战天看着右手,低呤道:“暴雷术!”

风那天下线后,再没上过游戏。
每次上线看到风的名字都是暗红色的,我的心里很难过。我应该是做错了,从来没有想过风的感受。看着在风的帮助下合起来的宝宝,我把它们收进了仓库,看到它们是一种痛。
不带高星宝宝在城外很容易被杀,或有意或无意。
这天带着团里的人在高地练级,几个人跑了过来,头上名字蓝光闪闪,我立刻就倒下了。看着他们,正考虑着点原地复活还是回城,航的宝宝风珠扫了过来,他们倒下了。
一个人骂了起来:“你怎么友团的也杀啊?”航冷冷地说,“谁杀了芙,谁就是我的仇人!”
是想显示你的伟大,还是同情我呢?悄悄地想,跑散的团里的人围了过来,我原地复活:“为什么帮我?不是说我是垃圾吗?”
“对不起,以前是我误会你了。”航从来没有这么温柔的和我说话。
“芸都和我说了,那天我还以为你又在玩什么花样。我一直把风当成自己的兄弟,就算他现在为了你不再理我了。哎,看到风不想让你删号,当众杀了你后,立刻下了线,我可以感觉他有多伤痛。当时我很恨你,不停地骂你,芸和我说了原委,才知道你是想让风自由。芸说,你是个很特别的好女孩,她很敬畏你。”
敬畏我?我沮丧地心想,我一直在伤害着风,把他对我的爱变成利刃一次次地刺伤他。我觉得自己是个罪人,我谋杀了风。
从那以后,航在兰不在时候,都一直陪着我。如果说,风给我的感觉是温馨,那么和航在一起,感觉到的是安全。
每天坚持上游戏,我想让风上线的时候能看到我。可是每天都很失落,风的头像一直暗淡着。
一个月了,这天我照例在雷鸣城笼子后面静坐着,芸的话语飘来:“在干嘛呢?”
“挂机。”
“哎,都怪我。其实那时候你要是不来找我,我也会和风离婚的。风不喜欢我,和不喜欢自己的人一起,时间长了是一种煎熬。那天在积分处,风一看到你就奔过去,我就有这个想法啦。”
芸的语气很黯然,“我非常非常喜欢风,那天他找我买东西,我看他那么着急,就提出了和他结婚的要求。开始他没答应,到8点时候,突然M我说他同意了,不过条件是东西白送他,我立刻答应了。结婚后,风对我很好,可是仅仅是道义上的责任心,没有半点情感。那天你来找我,因为很嫉妒你,还有是想看你能为了风做到什么地步,就提出了那样过分的条件。却无视了风的感受,是我伤害了他。”
到底是谁伤害了谁,原因已经不重要了,我再也没有看到风。
芸喜欢PK,有时候会叫我去帮她打架,慢慢熟悉以后,我发现芸还是很可爱的,就是脾气火爆了点。世事难测,我会和芸成为了朋友。
这天和芸在海岛回城点和人PK玩,航M我,叫我去心湖。
不知道是什么事?和芸招呼了一声,我就去了。来到心湖,看到除了航,兰也在。兰一看到我就劈头盖脸地骂了起来,说我不要脸,赶走了风,现在又勾引航。航一声不吭,没有解释。
我转身就走出了心湖,来到冰宫,兰跟着跑了出来,飞鸽子骂了起来。我不想和她对骂,我真为航感到悲哀,这个世界好女孩很多,为什么就这么死心塌地和兰在一起?
芸M我,问在哪儿?然后就风风火火地过来了,芸问我:“为什么不解释?”
“事实是我问心无愧,没有解释的必要。”
“你个猪,谎言重复一千遍也会变成事实的,有流言就要去反驳制止。”
芸飞鸽回骂了起来,并举起手里的剑向兰刺去,航帮起了兰,我不能看到芸为了我吃亏,也上去厮杀起来。两个常常PK的人,经验和技术都是毋庸置疑的,我们胜利了。
兰又骂起了航,说航放水。芸飞鸽说,以后只要兰出城,见一次杀一次,重金悬赏提供兰在城外地图坐标的人。